散文随笔 经典文章
伤感文章 爱情文章
励志文章 励志散文
唯美文章 伤感美文
生活文章 情感文章
情感散文 经典情感

几米说:爱情最好不要顺其自然     青春简直是个负担呢

(美文摘抄小学生)赞美歌颂母亲的文章

2023年11月06日 16时01分50秒 编辑:文章迷

母亲的伟大,使得很多文章都歌颂,赞美她的伟大,无私,母亲成为了很多文学创作的重要来源,下面就是学习啦小编给大家整理的赞美歌颂母亲的文章,希望大家喜欢。

一篇赞美母亲的文章: 爱情像小雨

那天中午去父母家吃饭。因为单位近在咫尺,我选择了走路。不幸的是,我穿了一双高跟鞋。当我回到家时,我的脚有点疼。当我把自己扔进沙发时,我不耐烦地扔掉了我的鞋子和袜子,尖叫着伸展每个脚趾。妈妈专注于股市。她回头看我的脚,高兴地说: “等一下,我带你去街角买布鞋。很美,特别是鞋底,柔软,最适合走路!”我笑着说:“ 这是一个摊位,不贵,不便宜。”

虽然我这样说,但吃完饭后,我还是带着妈妈的手离开了。途中,我随口说: “昨天,我也看中了一件丝绸睡衣。两款车型,每款售价499元。我犹豫了选择哪一个。去见我。”妈妈一听,就说: “丝绸睡衣,那边有,走吧!” 看到妈妈的兴奋,我也觉得很开心,好像很久没有跟着妈妈逛街买衣服了。每次在商场里活动,我总是和姐妹们一起逛街。因为妈妈一句 “商场里的空气不好”,我就不再捡了。

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一家小店。门面很不起眼,里面睡衣却琳琅满目,料是上好的真丝和桑蚕丝,摸上去绵软凉爽,样式却很普通,当然,价格也很普通。一打听,原来老板是做真丝面料生意的,卖剩下的零头碎脑,自己雇了人制成睡衣。所以,料不错,价位却低。妈妈尚在细细打量,我却很利索地戳戳其中的两件,让老板打包,心想:这么便宜的衣服,有什么可考虑的呢,若是难看就束之高阁呗!走出门口,妈妈开心地问:“不错吧?”我亦欢欢喜喜地答:“嗯,真是不错呢,跟我看中的品牌睡衣也没差多少!”妈妈笑得脸红扑扑的。我却想起刚才店主说的,刚搬到这里卖还不到10天,原来妈妈一直在帮我们看着合适的东西,等我们需要时才推荐。我不由挽紧了妈妈的臂弯。

接着来到那家鞋店,看来也是临时租借的,小小的房间,堆满了花花绿绿的布鞋。所有鞋子一律25元。我看看自己背的2480元的意大利包包,瞅瞅自己身上那件1580元的线衫,再看看脚上那双980元的便鞋,为难地站在那里。妈妈已经开始积极地帮我物色了,她一下子挑了好多款式,叫营业员拿我穿的尺码来,忙不迭地抱着一堆让我坐下试穿。我说:要花色素一点的。妈妈又赶紧给我找来几双相比之下稍微素一点的。我瞧了瞧说:没事,包起来吧!妈妈说:不试一试怎么行呢?我只好笑嘻嘻地坐下,打开一双,脚慢悠悠地伸进去,一站起来,我就喜欢上了,踩上去非常地舒服,走起来无声无息。我兴高采烈地穿了一双,再挑了一双,想着办公室放一双,家里放一双。我提起装了自己鞋子的袋子,悠然地出了门。

走在路上,妈妈笑眯眯地说:“你工作那么忙,穿高跟鞋肯定累得慌,我前天经过这里,就留了心,我自己还买了一双试穿了两天,发觉真的不错。不过,怕你看不上,没有说。”虽然鞋子跟我的衣服一点也不搭调,可那里盛满的是妈妈对孩子的爱,无论我们长多大,都是她们还要操心的孩子。想起小时候妈妈给我扎起长发,想起读书时妈妈给我煮的点心,想起学习失利时妈妈温暖的安慰,想起生了孩子时妈妈贴心的照顾,想起工作不顺心时妈妈的谆谆教导……我的眼眶开始湿润,母爱就如微雨,看上去微不足道,却丝丝入心入怀入肺。想起自己不如意时对妈妈撅起的嘴巴,想起自己不开心时给妈妈使的脸色,想起自己生气时甩响的房门,想起妈妈一如既往地呵护与爱惜,我愧疚。

家,是温馨的港湾,是游子靠泊的港口,是思念归属的田园。不记得有多久没有陪父母逛逛公园,有多久没有陪父母唠唠闲嗑,有多久没有正视父母脸上的皱纹,有要求,理直气壮地提:妈妈,我开会,孩子放学您去接!老爸,今天我要来家里吃饭。妈妈,我想吃你烧的姜汁调蛋……每回,父母总是脆脆地答:好好好,来吧来吧。可是,有多少个节日,我们因为自己要玩要睡懒觉而忽视了父母。当我们与朋友们一起驱车游玩时,可曾想起家中冷清的父母。

想到这里,我亲昵地牵紧了妈妈的手。妈妈的手,依旧的暖和柔软,让我觉得安心。这个普通的午后,这个宁静的午后,让我有很多的感慨和醒悟。

爱如微雨。无言母爱。

赞美歌颂母亲的文章:母亲的泪痕

(美文摘抄小学生)赞美歌颂母亲的文章 文章 第1张

母亲一直让我在心里永远的牵挂着,也影响着我一生善良的心灵。近段时间,母亲常给我打来电话,聊些早已被我洗得发白的故事。说她现在倍感寂寞与心酸。特别是父亲与别的女人走得很近的打击。她说她不再喜欢这烦躁得要命的城市,她想叫我们接她回到那已荒芜得只剩下几根柱子擎起的老房子,那里凉快,那里更有她钟情一生的记忆。她说着,我总能听见她哽咽的声音,还有泪水在她苍老的皱纹里流动的声音。

就是那酸楚的泪水,我感到了无比的熟悉,犹如我眼里打了包的记忆,挤一挤,便渗出好多的水滴。

母亲的一生,很是不容易,象浸泡在盐水里的泡菜,酸涩而耐味。

18岁那年,母亲便在媒人吹得天花乱坠的兴奋中走进了父亲家。母亲家很穷,外公在母亲6岁的时候就离开了这个荒凉的土地,把生活的苦难留给了外婆及5个子女,由于家境贫寒,母亲没有读书,终日在田地间背这岁大的弟弟挨过了18个年头。也许父亲还算是个文化人,初中毕业后就到了当地镇上的一个建筑公司任职。这也许就是他们在以后的生活中永远也不能拔除的祸根。

母亲出嫁的当天,村里的很多人都来送她,都说英娃子找了个好人家:半公办农,一辈子不穷。村里人很是羡慕。只有没有出过远门的母亲,在摇摇晃晃的花轿中,大声痛苦,是她舍不得那个还需要她料理的那个家,还是为自己的幸福而哭,她也不明白。不过哪个时候,女儿出嫁是要哭的,称为哭嫁。哭得越厉害,日子就会过得越是如鱼得水。母亲便哭得更凶了。送行的人也跟着哭,到了父亲家时,母亲的眼睛很肿了。

也许我就是那么哭出来的。

生我的那天,在乡下我还有记忆的老房子里,母亲大声的哭着。父亲不在身边,只有乡下老得如村口的老槐树的接生婆,用沾满血迹的双手按着母亲,我终于从母亲的体内分娩出来了,母亲的泪水滴在我身上,我发出了尖细清脆的哭声。

母亲用同样的哭泣声早已有了我的姐姐。

父亲很少回家,家里的农活就由母亲一个人担了起来,栽秧打谷,播种耕田,母亲便抱着我们,装进一个竹篮子里放在田埂上。喂足了我们就下地干活了,完了便在水田里用水搓搓沾满泥土的手,把我和姐姐连拉带抱回到家,开始忙家里的这那。有一次,母亲把装有我的竹蓝放在田埂上,就在田里去干活了。这时有一头挣脱了牛索的牛从田埂上走了过来,当母亲发现的时候,那头牛已经走近我来了。吓得母亲紧闭着双眼,流着泪水默默祈祷,很幸运的是那头牛竟然从我的头上踩过去了。我丝毫未损。从此,母亲干活的时候就把我背在背上。

春节是母亲最盼望的节日,她总是在用笔在那本泛黄的老日历上划着圈圈,数着日子。一年她只有才过年时才见得了父亲,父亲会拿些钱回来补贴家用。

看见母亲流泪,那时我3岁了,有了模模糊糊的记忆。也就是母亲在那老房子前盼望父亲回来的第5个年头。这个让母亲痛苦的春节,母亲从腊月初等到大年底,都没有等到父亲的身影。我总在她怀里嚷着要爸爸,嚷着要爸爸带回来的糖果,要母亲带我去找父亲。母亲总是轻轻摸着我的头说:“爸爸工作忙,过几天给你带好吃的回来。”其实我看见母亲那闪烁着泪花的双眼,充满着比我更强的期待。

父亲是等回来了。可是同时也等回来一个母亲悲痛的伤心。父亲还带回来一个被我吐了一身口水的女人。那个女人的出现,我知道了什么叫家庭的纷争。父亲说要跟母亲离婚。母亲紧抱着我,反锁在另一间屋子里,眼里的泪水成串的流下来,淋湿了我的衣襟,我看见母亲的脸上,就如村里的那清的小溪,溅起晶莹透明的水花。我害怕起来,扯开嗓子大哭,还不时用小手抹一抹母亲的眼泪,母亲更伤心了。

那个女人来抱我,用手掐我的小脸蛋。我还在哭,哭着要妈妈,同时向那个女人的脸上恨恨地吐了一口口水,和着清泉一般的泪水。那个女人很是惊讶,但没有生气,平静地放下我。我又跑回到泪流满面的母亲怀里,我们一家老小就这样在那老房子里,如地震来了般的哭叫着。只有父亲坐在门槛上,大口大口的吸着烟,那个女人,委屈地依靠在门沿上。

后来还是爷爷拿着木棍把父亲离婚的想法打走的,可母亲年轻的脸上却有了更多的泪痕,如门前的垂落的柳树。

再后来,我有了小妹,但我没有听见母亲的哭声。

父亲因为干的是建筑行业,经常行踪不定,生活也极为不稳定,通过商量,爷爷决定让母亲跟着父亲,好在生活上给予照料,我却留在了乡下跟随爷爷。

母亲走的那天,我哭着不肯松手,母亲也流着泪水抱着我不愿放开。走了一程,爷爷把我拽了过去,我拼命的叫着妈妈。母亲又回转头来,抱着我走一会,就这样反反复复,母亲放开我走一会,听见我的哭声,折回来又抱着我向前走,直到母亲上了当时我最恨的汽车。我看见母亲的泪水落在汽车的窗外,被激烈的风吹干。只有那风化了的痕迹,永远留在了我幼小的心灵上。

母亲每年都要回来一两次,每次都是流泪离别。我渐渐长大了,泪水却少了。我在想,母亲的泪水咋就象泉水,永不干涸呢。在父亲辗转过的城市,有没有母亲湿润的泪水呢?但愿她在父亲的生活中,幸福,甜蜜早已填满了泪痕的沟壑。

我与爷爷也离开了我曾生活了5年的小村庄。到了父亲工作的那个城市,可我与父母的生活不到一年时,他们又展转到了另一个地方,我还是没有看见母亲是否流泪的双眼。

我开始懂事了,也懂得当年父亲带回家的那个女人意味着什么。母亲有时回来看我,我都问她,父亲还跟那个女人有来往没有?你过得还好吗?母亲总是微笑着说,你看你娘不是很好的吗?笑容也多了,也不去想什么的。我的确看见母亲那脸上少了些痕迹。

大学毕业后,我留在了这个城市。还是与母亲相隔着,因为我一个人过日子,需要母亲来照应我,母亲同意了。

可母亲,与我一起生活时,她并不十分快乐。我经常看见她独坐在阳台上,呆呆地望着远方,手里拿着像是照片的东西,一坐就是几个小时。有时我想去看清她手里的东西时,她马上就收起来放进包里。我想母亲有什么心事呢??是想父亲吧,我安慰自己说。

是不是让母亲回去吧。我暗自寻思。

但母亲手上的东西我感到十分的好奇。会是什么东西呢?/,那么紧张,若是照片,那是谁呢??若不是,那又是什么,她这样珍惜。

有一天,我等妈睡着的时候,把她经常看的哪个东西拿出来看看是什么?

那是一张发黄了的照片,照片上的女人很漂亮,穿着鲜艳的花格子衣服,烫着蓬松的卷发,清纯透明,略带忧郁的眼睛,端正的脸上施着淡淡的胭脂。她不是母亲,显然不是四五十年代的乡下姑娘。

母亲常拿着别人的照片发呆,她是谁?会这样让母亲有着无限的痴恋。

我陷入了无尽的迷团。

终于有一天,我给小妹打电话,突然说起母亲经常拿着一张女人的照片若有所思的情况。小妹在电话那头并不惊讶,沉默了很久,忽然大声哭了起来,很久很久,最后断断续续说:“那是我的母亲。”

我握着电话的手冰凉,如冰窟里竖立的冰柱。

事实真是那样。那个照片上永远定格的女人,是小妹的母亲,也就是那个父亲曾带回家被我吐口水的哪个女人,当时他们回来时,那女人已经有了身孕,回到城里后,不久就有了小妹,但不幸的是,女人因为大出血而让小妹失去了亲生的母亲。当母亲知道这个消息后,屈服了她苦难的命运。她为这个死去的女人感到可怜,为她感到不幸。母亲后悔没有给那个女人生命,母亲在父亲的包里找到了唯一的照片,那是给小妹留着,也给自己一个心安理得的借据。她待小妹比自己亲生的还亲。这也是她把我留在乡下而长期把小妹带在身边的缘故。

我决定把母亲送回去,小妹也在那里,那段时间,我没有见过母亲的泪痕,我知道那脸上的泪痕已经根植在她的心里。如生我的那肚子上的刀痕。

后来小妹出嫁了,母亲把那张她怀着怎样的心情珍藏了几十年的照片给了小妹,但是她却象失去了什么支撑似的,怅然落失。

母亲心里的泪痕又从新走在了脸上。

赞美歌颂母亲的文章:母亲的坚强

母亲留给我的精神财富中,唯有母亲面对生活坎坷和病魔折磨时的坚强,对我人格的形成和一生的影响,让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那是1980年的9月26日,我陪母亲去西安市中心医院看病,经过种种检查,当医生告诉我母亲患卵巢癌且已到晚期的诊断结论时,我的脑子一下子变得一片空白。二十四岁的我竟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当着医生的面哭出了声,和我一起陪母亲的在庆安公司工作的舅舅劝告我说:“你先要振作起来,不要让你娘看出她的病很严重,这样她还许能多活几年”。舅舅的话给了我鼓舞。10月4日,母亲要做手术了,主治大夫于甦让我在手术单上签字,当我看到手术最坏的结果是导致病人死亡时,我的心情顿时变得复杂起来,如果真的出现这种结果,那不就是儿子签发母亲的死亡令吗?但我当时又把前途往光明里想,闪念中希望奇迹出现。

母亲的手术从上午9时开始到下午3时,做了六个小时,手术还算成功,给母亲做手术的持刀医生于甦是位慈祥的老太太,中心医院妇科权威,当于甦大夫端着从母亲腹内摘除的恶性肿瘤托盘出来时,是年已61岁的于大夫席地坐在了楼梯台阶上,气喘吁吁的告诉我说:“你母亲的手术虽很成功,但已是晚期,癌细胞扩散了,不过你母亲很坚强,也许在她身上能出现同类病人的奇迹”。从那时起,我心中唯一的希望就是母亲病体恢复的奇迹出现。

在医院整整住了一个月,这也是我参加工作后在母亲身边待的时间最长的一段。一月多时间里,母亲经过各种检查、手术,拆线等折腾,加之同病室每隔3-5天就要走(死)一个同类病人,那种身体的痛苦、精神的折磨,我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有时都有一种窒息的感觉,但母亲始终在我面前表现出从容的表情。我知道母亲很疼痛,有时对母亲说你难受、痛苦就喊出,就呻唤,可她从不呻吟,在儿子面前表现出一种压不垮的坚强。就在那段时间,母亲跟我讲了她小时候跟外祖父祖母在山里怎样受罪,后来嫁给父亲,又因困难时期返回农村,为大队食堂上山割柴摔下山坡受伤,落下了一种叫“气死病” 的后遗症(间歇性休克)。由于思想封建的祖母不让她参加社会活动,使她失去了被招收为县妇联干部的机会等我从未听过的母亲坎坷一生的故事。后来我在县上工作时,与时任县妇联主任的于巧莲阿姨说起母亲放弃当妇女干部一事,仍惋惜不已。

10月26日,我和叔父、舅舅接母亲出院回家康复,出院时于甦大夫告诉我回家后注意的事项,我一一记在心里,也许是回到家里的缘故,也许是母亲坚强的结果,母亲恢复的很好。我也回到单位上班,当时全国正招收一批经营管理干部,我也刚好符合条件,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母亲,她很高兴地对我说:“娘现在身体可以自理,你就努力去考吧”!不知是母亲在医院表现出的那种坚强感化了我,还是她日渐恢复的身体鼓舞了我,我竟然以全县第二、宝鸡市第四名的成绩被录用为国家干部(当时参考人数1600人,录取126人)。到新单位上班那天,母亲为我联系好大队的拖拉机(路过我上班的单位)送我上路,我带着母亲病体康复中为我缝做的被褥,带着母亲深情的期望,踏上了我人生的又一个新的驿站。当我回头望去,母亲正在用手帕擦着湿润的眼睛,此时的我心里一阵酸楚。

母亲的坚强最终未能战胜癌细胞的肆虐,随着癌细胞的扩散,母亲的身体日渐瘦弱,每天要靠注射杜冷丁止痛,但母亲在与病魔斗争过程中表现出的坚强,让我懂得了母亲的一生。就在她弥留之际,跟舅舅说的一席话,让我撕肝裂肺。那是母亲去逝前的一个礼拜天,她让我去舅家把大舅叫到她身边,就让我出去,便和舅舅说话。我出门站在窗外,听见母亲对舅舅说:“哥,我可能不行了,儿子也尽孝了,我走了,你们也不要难为外甥(我们当地有子女不孝顺父母,父母去逝,舅家人要设障难为外甥的做法),我看病也花了不少钱,宝生(小名)也刚参加工作,加上结婚,马上有小孩了,我也没给娃留下啥,丧事就节俭着办”。此时我的泪水已无法控制,跑进屋内,拉着母亲的手,含着泪说:“娘,您会好起来的,我和妹妹不能没有您啊”……

1983年1月11日,是哀悼的日子,雪片笼罩的刺骨寒风随风飘落。手术后,与病魔两年零两个月的抗争,以母亲对祖国的热爱和对孩子的热爱,结束了体力的不足。时光流逝,二十三年过去了,但母亲面对生活困难和病痛的坚强与从容,激励着我在人生道路上跨越逆境的障碍。我感谢我的母亲。

我会像妈妈一样坚强地完成我的生活。虽然没有荣耀,但我的个性和灵魂已经融入了母亲的本质。我希望母亲的精神能够持久,让我的孩子能够坚强地面对生活,坚强地面对生活。

看过《赞美母亲的文章》的人还读过:

分页: 1

相关文章

  • 深度好文:有一种修养叫尊重

    深度好文:有一种修养叫尊重 2023年06月06日

    有一种修养叫尊重。什么是尊重?谦和,平等,人格。尊重是人生必修,如空气之于生命,是人与人交往的融合之源。尊重是一种修养,举手投足中的知性与优雅。尊重别人的缺陷,不嘲笑,不嘚瑟。...

  • 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就是当我想你时,微信上出现对方正在输入中

    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就是当我想你时,微信上出现对方正在输入中 2023年06月22日

    01大妞最近在朋友的聚会上认识了一个男子,两个人聊了好几个小时别提有多投缘。大妞说,从见到他的第一眼起,我就有种“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的感觉。其实虽然只是短暂的几个小时,但...

  • 人不轻狂枉少年!那些王道之人哪个没有一个狼道的青春?

    人不轻狂枉少年!那些王道之人哪个没有一个狼道的青春? 2023年06月06日

    作者:栖云很少有作者本人连同作品一道让人喜爱至极,比如梵高。梵高究竟好在哪?“他把生活中的磨难,转化成画布上激情洋溢的美。如何揉进热情和痛苦,来表现人世间的激情、喜悦、壮丽,他...

  • 深度好文:感觉人生苦,是因为你在走上坡路

    深度好文:感觉人生苦,是因为你在走上坡路 2023年06月06日

    半夜刷微博,看见一个小姑娘发了一条:“很想知道那些年轻好看、不去公司上班又有钱的女孩子,会有什么烦恼。很好奇。”我就顺势翻了一下好友圈里符合条件的女孩子的微博。不翻还好,一翻竟...

  • 深度好文:感谢那个挺过苦日子,还笑对生活的自己

    深度好文:感谢那个挺过苦日子,还笑对生活的自己 2023年06月06日

    在网上看一个辩论节目,那一期的辩题是“生活的暴击值得感激吗?”那一期,我是和好朋友梅子一起看的。辩题抛出来的那一刻,梅子就脱口而出:“当然不值得。”因为知道梅子经历过什么,所以...

  • 几米说:爱情最好不要顺其自然

    几米说:爱情最好不要顺其自然 2023年06月04日

    我们总是以为,我们会找到一个自己很爱很爱的人。可是当我们回首,才发觉自己曾经多么天真。假如从来没有开始,你怎么知道自己会不会很爱很爱那个人呢?其实,很爱很爱的感觉,是要在一起经...

  • 每天最幸福的三件事:每日早睡,有所期待,有个陪伴

    每天最幸福的三件事:每日早睡,有所期待,有个陪伴 2023年08月02日

    央视曾经在《走基层百姓心声》调查节目中,问过几千个不同的人“你幸福吗?”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但大多数人实际上并不知道自己是否幸福,甚至不知道幸福是什么。罗曼·罗兰的回答是:“...

  • 美文欣赏摘抄加赏析:母亲的年

    美文欣赏摘抄加赏析:母亲的年 2023年08月25日

    老舍曾说,人,即使活到八九十岁,有母亲便可以多少还有点孩子气,有母亲的人,心里是安定的。一转眼,母亲离开我们已经整整七年了,再过一个多月就是2022年的春节了,我更加思念母亲。...

爱阅读,爱这里。

Copyright (C) laowenzh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5009448号-5